給旅長的一封信

《給旅長的一封信》,是在我們東引服役退伍前,必須要繳交的必要事項。信中記載了我的軍旅過程的一些心得感想,做為省思以及檢討。這些回顧,使我堅信這一年三個月的兵役,沒有白白度過。

生命中最深刻的體驗,往往是在平淡無奇的生活中體會到的…

旅長好:

我是通信連一兵楊梭逸。

生命中,有許多的階段性成長。而每個階段,對於我們後來的人生,都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小則影響自己的未來,大則影響整個社會,端看自己,能有什麼樣的領悟與啟發。回顧軍旅生活,有甘,有苦,有淚,有汗。當這些混合在一起的時候,是一個男子漢的誕生。我雖然還沒到達這樣的程度,但看看自己,也已從當初那個剛畢業懵懂的學生,到現在已略看到未來的社會新鮮人。軍旅生活階段所帶給我的影響,不是新兵還在徬徨無助時所能想像的。

最近看了一本不錯的書,書名為《第八個習慣:從成功到卓越》[1]。作者史蒂芬‧柯維,是在《與成功有約》之後的新作。書中提到了全人思維模式,分別為『心智』─自我成長需求,『身體』─食衣住行生存需求,『情感─愛人與被愛的人際,『心靈』─對人生或對他人有意義等四個模式。而這四個模式,都代表了人類四項基本需求和動機。只有滿足這四項思維模式,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以下分別從這四項,來檢視自己的軍旅生活:

※心智:

大學時,曾經看過一篇網路文章,篇名為『想像五年後的你』[2]。內容大致是說,一個小有名氣的歌手,回顧五年前那時對於自己訂下的目標。那時,訂下了未來五年後的自己要做什麼,每年要做到哪些事情。他並在每年達成一個里程碑,整個一步步依照自己的目標達成願望的故事,說明對於未來的自己選擇訂下目標的重要性。

大四時,那時課業和研究所兩頭燒[3]。本身不擅長讀書,要花許多時間準備平日學校課業;但那時對於當兵還滿排斥的,所以也希望可以繼續讀研究所。於是,跟隨同學一起準備研究所,但對於要讀的科系很迷惘,「繼續讀資訊管理,真的是我想要的嗎?還是,只是個不想當兵的藉口?我真得適合讀研究所?還是工作個幾年,再讀?」問了自己很久,一直沒有個具體答案,於是還是在大四忙碌的補習生活,與混沌的課業中過完大學生涯。但,補習終究還是沒考上研究所,看著過去說不想讀研究所的同學順利入學,略感失落。現在的我,似乎只有選擇當兵。

當兵前,不確定自己在未來的軍旅生活當中,能有多少的時間,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能不能繼續碰和電腦相關的事情也不確定。因此,我當時為自己定下了一個小目標:「希望當完兵後,文筆能夠更好」,做為自我期許。於是我開始利用訓練休息時間,在心中打著草稿,空餘時付諸文筆。慢慢的,短詩,心得,想法,一字一句的累積在自己的個人網站上。再到更後面,整篇架構較完整的文章,試著投稿”奮鬥”月刊,幸運的皆被刊登出版[4]

這一年多來,也累積了近三十篇文章。不能說篇篇皆精采可期,但卻是我軍旅生活中的思維轉化與改變,也是我人生成長。這些在別人眼中的文章,或許只是篇隨手翻閱的故事,但在我的眼中,卻是具有代表性的里程碑。代表著我達到了自己一年前的目標,也相信未來的我,能夠繼續達成第二年,甚至第三、四、五年後的目標。

而在當兵這段時間,我也不斷的思索自己的興趣與想走的未來,及研究所的系所選擇。仔細想想這四年所學,發現如果繼續讀純本科系,只會讓自己更痛苦而已。當時沒有考上,或對是老天爺給我的一個機會,要我自己探索,找到心靈深處的聲音。

雖然很多人說當兵是在浪費時間,但我卻看了比過去求學生涯廣闊的書。過去,花在自己專業上的時間佔了絕大多數,休閒時,也逃不了這個範圍。當兵,過去的專業在這裡用不到,操課時剩下的時間,只能自己想辦法利用。未來的知識工作者,已不是專注於單一專長所能勝任的,而是要多方面的涉獵,才能面對未知的挑戰。因此,抓住許多的小時間,有書就看。

直到後來,比較有了時間,才自己帶書。發現閱讀增加了自己知識的廣度,也增加了自己的內心的寬度。不斷的閱讀,才發現自己的無知,才懂得自我的謙卑。在內心自我掙扎的過程中,知識智慧的成長,逐漸給了我方向。

兵役,給予我自我成長的空間與機會,讓我的心智茁壯,面對未來的挑戰。

※身體:

「身為資訊相關科系,若未來從事寫程式相關工作,一定短命。」大三下學期時,我體認到這個悲哀,因此開始強迫自己做可以一個人的運動─慢跑。慢跑,不僅可以不用找伴,跑步的時間我也掛上MP3,訓練自己英文聽力。因我們學校在山坡上,後半部有塊我們所謂的“後山”,就在這所謂的後山路段,跑了一年多。沒想到,到了『地無三里平』東引,每天早上的路跑,讓我感覺自己大學時冥冥中已經知道會來到如此精實的地方。也罷,就當作是練體能吧!

到部隊後的體能鑑測,跑出了15分59秒,離及格還有一秒鐘的距離。但在每天跑步訓練下,八個月後,跑出了13分29秒,也跑出了那次的全連第一。不敢說體能上有什麼驕傲的,只是要表達在東引旅精實的環境下,對於自己的體能的確是有顯著的幫助。不過在新副旅長上任後,此項『德政』已改為一週三次,於下午實施,公差勤務者免除。基於當兵『能爽就爽』的原則,相信對我們已不帶有強迫性與目標性。

而在這一年多,除在每日站凌晨夜哨,正常的近八個小時睡眠下,也的確糾正了一個過去在大學時間不正常的作息,及良好的生活習性。每日定時且尚稱豐盛的餐飲,也在每日體日的消耗下與以補充,精神比起過去好上很多,做起事情來更加有勁。

在東引這邊生活久了,對於自己的身體機能上也有個很特別的發現。當每次放完十四天的長假,回到東引後流的第一次汗,發現異味特別的重。不知是否因這邊正常作息,有限資源的環境與在台灣生活作息較不正常,吃的部份也較隨意比起來,較能讓身體遵循大自然的運作,調養體內氣的運息。

兵役,讓我培養出了健康的身體,體會到正常作息的重要性。

※情感:

離家特別遠,對於家鄉的情感,格外強烈。過去求學生涯,一直離不開居住地縣市,比起其他回家時需花上4、5小時車程的同學比起來,短短30分鐘車程,顯得寶貴。只是沒想到,軍旅生活,就到了台灣的最北端孤島,也讓我體會到人生的無常。

大學時,每星期在半要脅下至少要回家一次,那時的我,忙於大學生多采多姿的生活,回個家顯的有些奢侈,同學的活動也大半不能參加。雖然知道家的重要,但我像個過客,客廳沙發上的餘溫,永遠比不宿舍的那張椅子。心,翔馳於大學生活,同學關係,休閒玩樂,課業壓力中;家,成了暫時的庇護所。

當了兵,離家遠了,遠離是非與誘惑,才發現家的重要,及感覺需要多花一些時間,陪陪一直在默默付出的年長父母,必竟是我們該回報的時候。每每回家,都是近三個月的事情,母親懷念的家常菜,父親關懷的問候,往往讓我拾回對家的依靠,以及對家的親情。家,也從此成了心中永遠的庇護所

家父在我孩提時,常常帶著全家一起出遊,那時住在台東,近乎完遍了各處景點,及留下為數眾多的照片,讓我在幼時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後來,搬至屏東,姐姐們至北部讀書,我開始步入國、高中,加上家父工作忙碌,一直未再有全家共遊的機會。大學時家父的邀約,往往因課業與朋友無法成行。

當兵返台的這段時間,家父的邀約出遊,我就欣然答應。家父過去是個喜歡到處走走與拍照的人,而我也繼承到了他的基因。父子同遊,只為漂亮景點與隨意旅程而停留,緊張的行程安排,不見於我們之間。一方面自己喜歡攝影,另一方面,只是希望,能在有空的時間,多陪陪家人,就怕未來沒了機會,讓自己後悔,後悔沒有盡到做為一個子女應有的責任。

當兵時,最常被人問的話題是,「你有沒有女朋友?」我每次都明確的回答:「沒有」。但問我有沒有心儀的女孩子,我可能會有點猶豫的說:「有」。猶豫,是因為我也不是很清楚。

就在當兵前,因朋友鼓勵,一個回憶中的女孩,又出現在我的生活中。很多事情冥冥中就是那麼的巧,讓久和她未聯繫的我,通了第一通電話。這一年來,說真的,並沒有什麼發展。沒什麼過多的談話,如朋友般,試著在尋找我們之間的共通點。淡淡的,如劃過湖面的一葉扁舟,陣陣波紋在船過之後,又回復到原本的平靜,像沒有發生過。

其實滿感謝她的,這段時間,讓我自己成長不少。對於感情,在這段時間,看到了自己的錯誤的盲點與態度,心急,也是一部分。她總是緩緩的代過這一切,當做沒發生,讓我們朋友的關係,繼續維持。對未來並沒有什麼期待,只希望時間能給我做出正確的選擇,讓這階段經歷的一切不會白過。謝謝妳曾經給過我的這些機會

兵役,讓我與家庭親近,情感成熟。

※心靈:

當兵前,就聽說了軍隊的黑暗,外島尤甚。到了東引幹訓班,分隊長對通信連繪聲繪影的描繪,尤其時『恐怖晚點名』,讓一個剛到島的新兵,恐戒由甚。到了通信連,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學長學弟制很重的連隊。

剛到時,由於在工程組支援,較少出現在連隊上,負面的評價一直在耳邊圍繞。一次晚點名,還搞不清楚情況的情形下,被叫出去對著大海大喊『我是1955梯二兵楊梭逸…』,一群士官圍在旁邊對你大吼大叫,活像是你對不起他主宗八代一樣,不把你逼到跳海不可。最後,在極度緊繃中,結束了這次震憾教育,但和我一起被罰的弟兄,沒想到哭了出來。壓力真的很大,是我從出生到現在最大的一次。『能不回連上參加晚點名,就不要回去』,這是我們這群新兵的心聲。

往後,比較了解連上情況,沒再成為標靶,但恐佈晚點名,還是持續約半年之久,在九十四年七月,那些發難要有『恐怖晚點名』的學長退伍後,情況才改善許多。

剛到部,資淺還是脫不了”菜”這個字,尤其當學長說你身上菜蟲掉了滿地,在連上只有被凹的份。很多不合理的事情,只能忍下來任命做。而那時生活環境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差,所以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後來接了業務,在資訊站與工程組中周旋,其中發生了許多事情,心情大起大落,如我在網站上打的『軍隊中沒有所謂確定的事情』。

最後穩定也回歸平靜,雖不是當初的期望但也近軍旅結束,就沒再去想那麼多。而連上也因搬遷營舍,生活環境大為改善,同時也輪到了我們這批梯次為政,一改過去學長們的作風,以勸阻為主,連上的氣氛也好上了很多。

因我看不慣過去學長們的作風,所以我對於下面資淺弟兄,也不會無理以求;大夥以訛傳訛說某位新兵如何如何,我不會完全相信,而是詢問本人,是否有這件事,以求證實;對於資淺弟兄某些事情發現其錯誤,我也會私底下與以提醒,不在公開場合糾正,如再不聽,在想辦法。不過目前遇到的都願意聽進去我的建議。

我覺得,就算在軍中,也要回歸於最基本人與人互信、互重、互愛的相處模式,不能因環境不同,而失去了自己的原則。我也寧願去專注一個人的優點,也不願意去放大一個人的缺點。反映到公司中,唯有專注優點,才能激發底下員工的潛能,營造一個成功的環境。

新進弟兄犯錯,我相信並不是故意的,都是在面對新環境時的一切個人反射性的害動作。只有經過適當的勸說與指證,都會很願意配合以面對這個大家也不太願意的義務役生活,畢竟大家都希望氣氛和諧。反映到我們目前的企業上,都會給予新進員工教育訓練與適應期間,不外乎就是如此。

過去的生活的確很苦,壓力很大,但的確也增加了自己的耐壓能力。自己在不願意做的事情,或許是自己以前沒有做過,或許是學長要你做,反正都是要做完,只好硬了頭皮做下去。長官把你罵的面紅耳赤,你還要沉著面對。有時交代的不清不楚,只好自己想法子去處理。另外也由於本身業務關係,常常需要接觸到許多長官,幫他們處理電腦上的東西。比如說,改投影片,打字,電腦壞掉,網路不通,印表機印不出東西,監視器沒畫面等雜事,這些都要我們這些文書兵來處理。

在這些過程當中,會碰到許多形形色色的人,每個人都要用不同的方式來應對,來達成任務。慢慢所累積下來的,就是做事的態度。在這些不斷歷練中,磨練未來工作上待人處世的方法,使自己更圓融,處理人與人的面對。

在軍旅生涯中,看到了一些書籍,也找尋到我們所追求的人生意義。如《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李家同的《讓高牆倒下吧》《陌生人》《鐘聲再度響起》《一切從基本做起-李家同》,及《種活心中藝術的種子─朱銘美學觀》[5]等。對人而言,最重要的問題是尋求生命的意義。如果不知生命的意義,那活在人世上,只是浪費了你活在這個社會上的用意。這些書籍,或多或少幫助我群求到這些答案。

兵役,讓我的心靈,更加成熟與堅定,幫助我尋求生命的意義。

檢視以上心智、身體、情感及心靈四點,發現我的軍旅生涯並沒有白白渡過,而是豐富且充實的。

九十四年四月份,孫越來到了島上,做心衛方面的演講。第一次親眼看到大家口中的孫叔叔,被他對於公益上的毅力感動。其後,在一本書的序上,看到他寫著:「現在的社會,最缺乏的,就是堅持『對』的事情的人」。我對這句話印象深刻,也影響著我後來的待人處世。當在軍中面對到很多事情時,我都會遵循這個所謂『對』的事情,來做為判斷。

所謂『對』的事情,其實就是待人處世的基本原則,如勇敢,真誠,尊重,互信,互愛,體諒,禮貌,誠實,自重,紀律等。想想現在的社會,也的確缺少這些原則,才會發生那麼多事情。我不是聖人,也有缺點,不敢說自己能全部做到,但我只希望,當我年老時,回過頭看自己過去,能夠問心無愧的說:『我是個好人』。

最後,謝謝東引島給我的這一切,退伍後我一定會再回到這邊,重溫這一年多的軍旅生活,以及在生命中留下的,回憶…

備註:
[1]《第八個習慣:從成功到卓越》,博客來網路書店介紹。
[2] ~想像五年後的你~ 摘自李恕權【挑戰你的信仰】,連結至大頭鼠的知識管理文件庫。
[3]課業or研究所?,連結至過去我所寫的文章。
[4]兩篇分別為我的馬祖首航之夜大海的印象,連結至過去我所寫的文章。
[5]《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讓高牆倒下吧》《陌生人》《一切從基本做起-李家同》,可參考我過去寫的文章[閱讀心得]『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讀後心得[閱讀心得]『讓高牆倒下吧』『陌生人』-李家同[閱讀心得]『一切從基本做起-李家同』

25 則迴響

  1. Super   •  

    我現在也是極度菜的菜鳥
    現在處在要調度的狀態
    心情有點緊張
    哈哈 學長 要罩我啊
    希望學長之後找工作順利啊

  2. 大頭鼠   •  

    To Super:
    你是…我們連上的嗎?@@
    要我罩你…ㄟ…^^"
    抱歉無法從暱稱中看出是誰…

  3. 長耳朵   •  

    鼠~~
    加油唷..等你們都退了, 同學會也差不多該再辦了*^^*
    雖然只過了一年不見, 但還是好想念四年同窗的好友們…
    (淚在打轉了~~@_@~~)

  4. 大頭鼠   •  

    To 長耳朵:
    一年多沒見了,
    雖在線上看到時會小聊一下,
    但還是沒有碰面來的親切.
    相信下次會面是在同學會的時候…^^Y

  5. 王二小姐   •  

    梭逸
    你何時退伍 鍾大哥2006年元月去馬祖
    尚不知何處 也許需要你的照顧
    保重
    想念你的王二小姐

  6. 黃泰翔   •  

    好快啊,沒想到你也要退伍拉,
    給旅長的一封信這樣寫,
    連長會被抓去約談喔,呵,
    你被士官圍起來我好像還有印象,呵,
    其實你當兵的時後連上已經變很好了,
    主要是連上主官換人,
    如果是前任輔仔和連仔,我想你的回憶就會更多囉!
    畢業後好好找個工作唄 ,有空也可出來吃個飯,
    好在我以前沒訂過你,呵。東引壞學長留

  7. QTESS   •  

    大頭鼠這一年多真的成長很多捏
    很努力喔
    真替你開心
    恭喜你快退伍了^___^

  8. 大頭鼠   •  

    To 王二小姐:
    娟姐,我1月7號退伍,
    鍾大哥來的時候我應該已經不在了…
    去學校時再去找妳^^

    To 黃泰翔:
    哈~學長,
    沒想到你也晃到這邊來了.
    好久沒看到你了,
    沒想到還記得我…
    真是感謝!!!

    To QTESS:
    嗯~我自己覺得的確有成長,
    當然也替自己高興:)
    耶!要退伍了…

  9. 李源   •  

    HI 梭逸:

    恭喜,要退伍了
    時間過的真快啊…:)

    擁有良好的閱讀習慣真的很重要,中心思想才得以建立,保持下去…^_^

    也祝你明年的計劃都能順利哦…加油…Bless You

  10. snoopy   •  

    東北季風不要再吹了!

  11. os   •  

    對阿……
    東北風再吹 搞不好 回台的時候 已經退伍了……+__+

  12. 大頭鼠   •  

    To 李源:
    學長好久不見嘍~
    謝謝你還記得我這個學弟…^^"
    準備要敗數位單眼了,
    一些鏡頭的問題可能還要向您請教…:)
    (系統應該會選NIKON)

    To snoopy&os:
    今天終於開船啦…~~^^Y
    明天晚上踏到台灣土地,
    預計臨晨可以到家…
    在家等我阿~~~

  13. 國展   •  

    我就覺得奇怪
    怎麼最近大頭鼠沒再寄新的信件給我
    (因為我有點選"如有新文章e-mail通知的選項")
    但是等了很多個月都沒有新信件..
    也因為國小實習事情多也就漸漸淡忘..
    (強烈懷疑mail已經不小心被奇摩歸類進入垃圾郵件區)
    .
    今天花了一些時間看完你的文章..
    尤其是退役前給長官的信..
    .
    哈!
    你應該知道我對於信中最最好奇的事情是哪一項吧!
    對!
    就是那個女生是誰啊?
    最近的進展如何?
    .
    不久你就要退伍..
    老朋友給你的忠告..
    : 該衝就要憑直覺的衝 , 考慮太多反而羈絆了…
    .
    就等你退役囉……國展 …94.12.17

  14. 長耳朵   •  

    鼠~~
    那當然啦…同學會是一定要滴^^
    那天黑J在台中辦個小聚會, 都不早點跟我說..~@_@~
    嗚嗚~~

  15. 大頭鼠   •  

    To 國展:
    ㄟ…這件事,
    就…嗯….哈^^"…
    我也說不上來…@@

    To 長耳朵:
    上次和柚子去後山"蹓豬"時,
    有聽他們說過…:)

  16. Trix   •  

    今天剛好有一個新想法
    一個成功的人,不在於他的際遇好
    而是在於他的態度正確、心思細膩、隨時都在學習的狀態!

    當我好奇問當兵能學到什麼?
    很多去當兵的朋友都跟我說
    “當兵很無聊"
    “當兵是在浪費時間"
    “當兵像個無趣的夏令營"
    甚至有人說"當兵的時候,人生是黑暗的"
    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把"當兵"這件事說的如此精采!

    看這封信,
    覺得大頭鼠心思細膩,態度正面,時時充實自己!
    真是不簡單! 值得學習!
    想想抱怨的人
    真的是抱著滿腦的埋怨,放棄學習成功的機會!

    很好的一篇文章! 讓人省思不少!

  17. 大頭鼠   •  

    To Trix:
    態度往往絕定一切事情的優劣,
    每件事情都有正反兩面,
    只是看自己怎樣想;
    而這兩面,
    往往都有可以學習的地方,
    只看自己能不能把握當下。
    只要轉個念,
    生活其實是很豐富愉快的…^^Y

    另外謝謝您花了不少時間,
    把小弟我的文章看完,
    畢竟這需要一點耐心的…:)

  18. Alex Chiu   •  

    真的是非常好的心得
    用四個構面來檢視自
    己的所做所為,期待
    能成為全人思維的人。

  19. 路人甲   •  

    天啊!我們1785T那時就已經沒有什麼學長學弟制了啊!想不到退伍後,連上會走回頭路.不過持平的說,會這樣有部分原因是來自於大家彼此不諒解!像我們那時剛進連上時,連上還是有許多人還有學長老大的心態,可是我們蠻配合的,也就是不計較公差誰做得多,那些學長們反而對我們很好,除了公差方面學長比較會躲以外,不會要我們這些菜鳥幫他們買什麼的.我個人覺得是大家互相配合一下,為了不吃虧,大家互相嘔氣,對大家也沒什麼好處,只會加深彼此心結而已.
    1875T架三下士班長~(苦命的班長>"

  20. 大頭鼠   •  

    To 路人甲:
    其實我覺得每個時代有一定會有學長學弟制,
    因為大家都是不願意,
    到快要退伍時都不太有意願做事,
    所以就會叫下面的做。

    連上主官或許會有政策上的影響,
    但還是在看個人想法,及環境氣氛。

    學長學弟制不可避免,
    只能求大家能夠有同理心,
    多為對方著想,
    我想軍旅生活才會過的比較愉快~

  21. 大頭鼠   •     Author

    To 帥氣:
    您應該是我學長的學長吧~^^"
    看到您在東引島的照片讓我回想起許多回憶,
    不管是好的或是壞的。

    謝謝!!!

  22. 韓宏志   •  

    一次晚點名,還搞不清楚情況的情形下,被叫出去對著大海大喊『我是1955梯二兵楊梭逸…』,真是不好意思,這好像是我當值星班時發生的事厚>>但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丫,當兵最重要的是要長眼,且尼們又是在最重要的晚點名出包,你叫我要怎辦?且如是以前你們一定會更慘好幾百倍的,不騙你>>有機會找時間連絡吧>>mlu789@yahoo.com.tw

  23. 帥氣   •  

    宏志….我應該沒殺過你吧…不知道你當時最怕誰…..呵呵

  24. 大頭鼠   •     Author

    To 韓宏志:
    沒想到過去當兵的學長也會出現在這,
    真是太驚訝了XD

    學長我還記得你,印象中你人還不錯;
    其實我也已經忘記過去對我特別機車的學長了,
    但這也已經是過去式,
    軍隊中沒人是心甘情願的去做那些事情,
    畢竟是環境所逼而已。

    PS.學長其實我也忘記那天我到底是出了什麼包,
    你還記得嗎?XD
    我只記得去工程組回來就….黑了= ="
    我都忘記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