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遣送的日子─基隆韋昌嶺

我想,11月29日至12月6日,可能是我當兵生涯中在愜意的日子,一種近乎安養院的生活…

基隆韋昌嶺,是我被遣送到東引前的集中營。在這裡待了七天,週六日不能放假,過著似兵非兵的生活。似兵的是環境,同樣制度,同樣軍紀要求;非兵的是沒有訓練,沒有出操,沒有上課,取而代之的是每天在中山室『強迫』看電視,及在我們所謂的『鋼棚』內坐著養老…不對,發呆。當然,可以自己帶書看,或看那邊陳列的書籍,寫寫東西等。

韋昌嶺算是位於文教區內,丘陵地形起伏大,附近住宅大樓,高低漸層。因為高度落差關係,總覺得自己在營區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旁邊的人監視般不自在。地方不算大,無法以具體形容其大小,總之感覺就是很小。圍牆看似不高,但地形落差之大,也不會有讓你想跳下去的慾望。一直期待隔壁的高職學生會把頭探出來,看看我們這群受苦受難的阿兵哥,不過事實證明是我太豬哥了。除此之外,偶爾聽聽他們的音樂班的樂器練習也不錯,也可惜沒聽過整首樂曲的練習。倒是不遠去的國中訓練比較紮實,在最後一天時聽到在練德佛札克的新世界交響曲第四樂章,對我而言也算是平淡生活中的另一種享受吧!隨著音符,回想過去高中時期那段練樂器的快樂時光。

營舍不算新,但住的環境也還算不錯。空間寬敞,照明雖不明亮,但光線充足,內部照得到陽光,對於陰濕的基隆而言,算是住的習慣。這邊看似沒有水電兵,水電設施的維修還有很大的加強空間。吃的部分比起岡山通訊中心好上很多,終於有身為人在吃飯的感覺。飯量因是固定的,尤其當前一批兵剛走,後面又還沒兵進來時那段時間,吃的真的是非常飽足與充裕,真是痛快。除了傍晚時可以打打籃球外,沒其他休閒可做。雖有所謂『供士官兵使用』的休閒室,不過永遠都輪不到我們使用。

之前雖說中山室是唯一可以看電視的地方,但也同樣是可提供書籍借閱的地方。在這段被強迫聽電視還要專心閱讀的時間,我看了兩本天下遠見出版的書籍,分別是『危機處理聖經』及『種活心中藝術的種子─朱銘美學觀』,其中『種活心中藝術的種子─朱銘美學觀』帶給我的啟示最深,容我爾後在和各位分享[1]

除了以上兩本書,我還將一本我帶在身上的『電影分鏡概論-從意念到影像』仔細話重點的看完,也讓我在自己大學同學會上的影片剪輯方法上,有了許多想法與啟發[2]。當然,除了看書,這段時間也是我思緒最暢通的時候。有很多時間可以靜下心來,想事情,將心中的構思轉化為文字,不管是情感,或身活瑣事等。覺得自己電腦摸久了,作文文字掌握思緒能力有待精進,想說就利用這段時間,好好訓練自己思維轉化及說故事的能力,我想這也是我當兵時唯一能不斷訓練的。

12月7日晚上11點,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搭上合富快艇,離開台灣本島,開始另一段人生中的改變…

創作於2004年12月09日 中午 東引幹訓班新兵隊
完成於2004年12月17日 10:59 旅部

註:
[1]原本預計要在返台時寫書評,但找遍屏東書局卻已經找不著此書,只好作罷。本書網址: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071653

[2]這本書對我剪輯上的確有很大的幫忙,且在上次返台時已初步撿好。但因為一些原因,導致『2004大學同學會』的成果成為半成品,因此沒放在網路上,會在下次返台時把他用好,再請各位指教。本書網址: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207151

4 則迴響

  1. 陳鳳媖   •  

    我兒子現在也在等船讓我做母親心碎真不想活謝謝你讓我嘹解當兵的可怕.我單親又獨子國訪部夠狠了沒什人道0

  2. 大頭鼠   •  

    To 陳鳳媖:
    現在兵役因申訴管道暢通,
    制度已經算是正常化;
    當兵也輕鬆了很多,
    請不用擔心… :)

  3. 杜華照   •  

    可否告知基隆韋昌嶺路線圖如何前往.明天我要送衣服給等待船期到馬祖的兒子 謝謝

  4. 大頭鼠   •     Author

    To 杜華照:
    您好,其實時間有點久了我已經忘了^^"
    抱歉沒有幫上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